老百姓从物价上升中感到通胀并没有错

老百姓从物价上升中感到通胀并没有错。那么,物价总水平如何衡量呢?现在地球人都知道消费者物价指数这个词。CPI是指居民消费的消费品物价变动的状况;此外还有两个衡量物价总水平的指数。一个是生产者物价指数,指生产资料物价变动的状况,另一个是国内生产总值平减指数,它包括了所有物品与劳务价格变动的状况。这三个指数代表的物价总水平趋势相同,但由于所包括的商品范围不同,具体数值不会相同。这三个指数都代表了物价总水平,但由于CPI与老百姓生活关系最密切,所以,通常都用CPI代表物价总水平,我们说的通胀率也是指CPI的上升程度。

老百姓从物价上升中感到通胀并没有错。通胀既然来了,我们就要应对。引起的通胀原因是什么?通胀对经济有什么危害,政府应该采用什么应对通胀的政策?企业与个人应该如何应对通胀?这就是后话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翻开任何一本教科书或辞典,通胀的定义就是“物价总水平的持续上升”,可见简单而言,物价上升就是通胀,老百姓从物价上升中感到通胀并没有错。不过,在这个经济学家所下的定义中,物价上升要成为通胀还必须有两个条件,第一,是物价总水平上升,而不是个别商品价格的上升。经济中供求关系的瞬息万变,价格也随之变动。个别商品的价格变动是永恒的。但如果仅仅是某几种商品价格的变动,而绝大多数商品价格仍没变,就谈不上通胀。例如前几年房价上升,但其他商品价格仍然稳定,所以也不存在通胀,老百姓也不会因为仅仅由于房价高而感到通胀的压力。第二,这种物价总水平的上升要持续一段时期,一般来说要持续三个月以上。经济中的物价上升有些是由于偶发因素引起的,很快又会降下去,有一些是正常的季节性调整,如蔬菜价格的变动,这些都说不上是通胀。个别的、暂时的物价上升是物价上升而不是通胀。经济学家强调这两者的区别原因正在于此。

不过有许多专家认为,我国的国情与国外不同。一来,我国居民购买住房主要还是要解决住房问题,属于消费。把住房作为投资的人并不多。把住房作为投资的是少数富人,中产阶级和众多群众买房还是为了住,即使住房增值了也无法把自己住的房子卖出去获得收益。二来,我国居民购买的住房并不是完整的产权,仅仅是七十年的使用权。把住房作为投资,在理论上也难以成立。房价其实就是七十年的租金。所以,房价也应计入CPI,或用一种替代的办法,把房价的上升纳入CPI之内,这才能更准确地反映通胀的实际情况。住房价格是否应纳入CPI之内仍然可以进一步讨论。如何既与国际接轨,又反映中国特色,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问题。

通胀的预期已变为现实,而且还有加速的趋势。老百姓无论购物还是租房看病出行都感到了涨价的压力。政府把CPI的指标从去年的3%调整为今年的4%,央行今年二次加息,存款准备金率达到20%的新高,这一切都表明通胀真真切切地来了。

那么CPI是多少可以算为物价上升,多少就是通胀了呢?这在各国也是不一样的。在欧盟、日本,CPI不到1%就算是物价上升,超过1%则为通胀。在美国,这一指标是2%。在我国则是3%,从现在来看CPI已超过3%。所以说,通胀来了是正确的,还用物价上升来解释就有点大事化小了。

老百姓对CPI的一些误解,需要我们进行更多的解释,但老百姓对CPI的质疑,我们决不能一概否认。统计数字不是数字游戏,也不能成为粉饰太平的工具。尽管如何提供准确无误的统计数字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难题,但我们不能知难而不进。我们判断经济形势,制定政策需要尽量是准确的统计数字。而且,我们只有让老百姓相信政府所公布的统计数字,才能引导群众。CPI统计牵动每一个普通人,总是低估会引来“狼来了”的效应。

美高梅app,尽管有经济学家还在解释目前仅仅是物价上涨而不是通胀,但当老百姓感到他们买同样的东西要花更多的钱时,就是“钱毛了”,就是通胀了。从理论上说,经济学家说物价上涨不一定完全等于通胀并不是“无理搅三分”或咬文嚼字,但老百姓的感觉也不是夸大其词或无知。了解通胀首先要区分物价上涨和经济学家所说的通胀之间的联系和区分。

各国经济学家都认为,政府公布的CPI一般都低于老百姓生活费用价格的上升,也就是CPI并不等于生活费用指数。因此,在许多国家,统计结构还发布另一个价格指数:生活费用指数。这个指数是在CPI中删去那些与老百姓日常生活关系不大的商品和劳务,加大与老百姓日常生活关系密切的衣、食、住、行类商品的加权数。我国的一些学者也提出,由于通胀对低收入人群的生活影响特别大,而且这类人在中国人口中的比例较大(按官方统计数字,中国中产阶级仅占22.5%,富人估计不会超过5%,这就是说低收入者占近75%)。所以,在物价指数中还应该专门计算低收入者生活费用指数。我认为,虽然这个指数还无法归入物价指数系列,也不能代替CPI,但计算这个指数是有意义的。我们可以根据这个指数调整低收入者的政府补贴和最低工资标准,也可以更准确地估计通胀对低收入者的影响,并采取相应的政策。

不过,老百姓认为CPI被低估的感觉也有一定的合理性。这就在于CPI的计算中有一些技术性的缺陷。CPI的计算中把所包括的商品分为八类,每一类在CPI中占一定的比例,即专家们说的加权数。这个加权数是在二十多年前确定的,至今没有进行根本的调整。例如,食品的加权数占三分之一左右,而医疗、教育、住房等占的加权数相当低。二十多年前,这种加权数的确是合理的,因为当时吃是人们主要的支出,而医疗、教育、住房都有政府补贴,人们支出很少。如今人们的消费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食物的支出比例有所下降,但医疗、教育、住房的支出大大增加了。按以前的加权数难以计算出今天的CPI,也难以反映出不同商品的不同价格上升对人民生活的影响。计算CPI时,每类商品与劳务中都选择有代表性的商品或劳务。但这种商品不一定能代表同类商品的价格变动水平。常见的情况是,统计部门往往选择价格变动小甚至价格下降的商品或劳务作为代表,或者刻意稳定这种商品或劳务的价格,这就会低估CPI。再之,统计部门的人力有限,也难以及时掌握代表性商品的变化,所以,大多数经济学家也认为CPI被低估了,通胀率被低估了。不止中国,其他国家也如此。任何一个政府都有低估CPI的动机。在统计结构独立、资料公开,且又允许经济研究机构或经济学家个人公布自己统计数字的国家,有意低估CPI的情况少一些。如果不存在这些条件,有意低估CPI的情况就有可能出现。

还应该补充的一点是,不少老百姓对房价不计入CPI不理解。应该说,这种做法的确是国际惯例。在国民收入中,居民购买住房不属于消费品而属于投资。这基于两个理由,一是房地产与其他消费品不同,其他消费品不具有增值的潜力,而房地产是可以增值的。因此,人们购买房地产未必主要不是为了住的需要,而是希望获得增值的收益。购买房地产因此就不作为消费行为,而是作为投资行为。二是,决定人们消费的是收入,但决定投资的是净收益率,而决定净收益率的是毛收益率减去利率。所以,利率对居民购买住房有至关重要的影响。这一点在国外已被统计数字所证明。与此相关,房价也就不计入CPI。在CPI中,只计算房租,不过房租也反映房价,房租变动和房价变动不完全是同比例的,但一定是同方向的。所以尽管CPI中不包括房价,但包括了房租,仍然可以反映出住房价格变动对人民生活的影响。不把房价计入CPI中,理论上不应有问题,

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通胀的实际情况被低估了,也不止中国如此,其他国家也如此。尽管如何提供准确无误的经济统计数据是世界各国面临的共同难题,但我们不能知难而不进。

不过老百姓总觉得政府公布的CPI低于他们感觉到的实际通胀情况。2月份政府公布的通胀率为4.9%,许多老百姓则认为,实际的通胀要远远大于10%,甚至更多。为什么政府公布的数字与老百姓的感觉不同?这里既有老百姓感觉失误,也有政府统计工作的失误。消费品包括非耐用品以及劳务,在计算CPI时,又把这些消费品分为八大类。老百姓对消费品物价上升的敏感程度并不同,一般来说对非耐用消费品和劳务的物价变动更敏感一些,而对耐用消费品的物价变动敏感就差一些。而且,不同的消费者对相同的消费品的物价变动感觉也不同。比如汽车、家电的价格下降了,但你并不天天买这些东西,对这些物品的价格下降没感觉。食品、蔬菜天天要买,一旦它们价格上升,你马上就会感觉到。把汽车、家电的价格下降和食品蔬菜的价格上升放在一起计算,CPI仍然是稳定的,但你会感到物价上升了,对政府公布的CPI未变不相信。同样,汽油的价格下降了,有汽车的人才会感觉到,而坐公共交通的人感觉不到;医疗费用下降了,有病的人及家属才会感觉到,而健康的人感觉不到。如果其他的物价不变,就是汽油和医疗价格下降了,政府公布的CPI下降了,没车没病的人也会感到不真实。我们的感觉不一定是事实,所以我们决不能仅凭个人的感觉来判断CPI的高低或通胀的严重程度。老百姓只能从自己的日常生活的角度来感觉通胀,这不能苛求老百姓,但我们必须承认,个人的感觉不一定正确,仅从个人感觉的角度来评价政府公布的CPI是不科学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