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医院工作的二姐说了个故事

在医院工作的二姐说了个故事。在医院工作的二姐说了个故事。在医院工作的二姐说了个故事。在医院工作的二姐说了个故事。在医院工作的二姐说了个故事。舌头比刀更锋利, 只是我们不知晓。 在医院工作的二姐说了个故事:
男女两亲家很要好,男亲家是个卖肉的,女亲家一次去菜场看到他,拍他一下肩膀打招呼,男亲家转身挥挥手,刀光直贯对方心脏——他忘了手里还握着刀。
我也听过一件类似的事:一人在切菜,一只蚊子好死不死飞过来,正停在他左手背上,他不假思索,右手一扬,重重拍下——手掌当即一切为二。
蓄意的、满眼血光的执刀而上,也难以如此一刀中的吧?
人生大部分的受伤与伤人,往往只出于无意:几句同事间传来传去的闲话,一封丢来丢去最后找不到的信,甚至一个不出声、无意的眼神,都可能酿成惨祸——细微动作的杀伤力,有时真是无法想象。
而所有人都是无辜的,舌头比刀更锋利,但他们不晓得。 我也曾有过惨痛经验。
有位熟人,平时没上没下玩笑开惯了。有一天,我带笑说他一句:“鬼话。”他忽然翻了脸,打着官腔狠狠训斥。原来他的脸型是四四方方、木刻石雕的国字脸,我以前竟没注意。
过几天,我才恍然大悟,他的任职通知书下了,他已升了处长。
——他正提刀自立,踌躇满志,是我自己,稀里糊涂撞上去,忘了他的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