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领全科人员想方设法让病人看得起病、看得好病

带领全科人员想方设法让病人看得起病、看得好病。南方网讯
“虽然当初从医的选择有些偶然,但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没有什么比治病救人更崇高了。”近日,十八大党代表侯凡凡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非常热爱医生这个职业。”侯凡凡在临床第一线从事医疗工作40多年,始终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在平凡的医疗工作岗位上,以自己高尚的医德医风、严谨的科学态度、创新的工作方法为人民的健康事业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

侯凡凡院士时刻为病人着想,带领全科人员想方设法让病人看得起病、看得好病。

带领全科人员想方设法让病人看得起病、看得好病。为患者省钱 肾内科一度成为“很穷的科室”

与侯凡凡院士接触,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她时刻为病人着想,带领全科人员想方设法让病人看得起病、看得好病。病人把健康托付给她,侯凡凡深感责任重大,她坚持用自己的言行感动着病人和带动身边的每个医生。“首先要用心,有心才有和谐医患关系,二要潜心提高技术,医生主要的任务是治病,三要为病人排忧解难,治病的同时还要少花钱,四、难得就是和病人耐心地去沟通,需要想病人所想的事情,沟通越多,隔阂越少。”

侯凡凡,中国科学院院士。现任广东省肾脏病研究所所长,南方医科大学内科学教授,南方医院肾内科主任,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

主要研究方向:慢性肾脏病。是ESBARI、ROAD和SDBRAS等临床随机对照研究的主要研究者。现任中华肾脏病学会副主任委员和14家国内外期刊的编委。作为第一或通讯作者已在N
Engl J Med、J Am Soc Nephrol、Kidney
Int等SCI收录的国际期刊发表论着54篇。作为第一完成人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项,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4项,获国家发明专利授权2项。先后获何梁何利基金“科学与技术进步奖”、广东省“科学技术突出贡献奖”、“中国医师奖”等科技奖励。获全国“三八红旗手标兵”、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解放军总后勤部“科技金星”等称号。

1999年侯凡凡成为肾内科主任后,一直要求全科人员奉行两个行医原则:一是对病人态度不能不好;二是不能把行医当做牟利行为。“能在门诊解决的问题,就不要让患者住院;能用一种药解决问题,就决不用两种;能用便宜的药就决不用贵的。”

有一次,一位已在外院透析一年的患者来到肾内科,请求侯凡凡替他修复已经堵塞的血管内瘘,以便他继续接受血液透析。侯教授没有贸然答应他的要求,而是详细询问了他的病史,并为患者做了认真检查,结果发现引起患者肾功能衰退的病因是肾结核,若对症治疗,患者完全可以不用透析。当她把这一诊断结果告诉病人时,病人一脸疑惑,甚至责怪她不负责任。侯凡凡恳切地对病人说:“我可以为你继续透析,但是你想想,我们为什么到手的钱不赚而要你选择药物治疗?因为你不需要透析!”一个月后,这位病人健步走出肾内科,甩掉了透析的包袱,重返工作岗位。

作为一名在临床摸爬滚打多年的医生,侯凡凡深切体会到,为病人提供经济的治疗方案,不仅是对患者的关爱,也是对国家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支持。就这样,在她的带领下,肾内科一度成为“很穷的科室”,医生的奖金收入少。后来,良好的口碑和优质的医疗服务为他们科室吸引来大量的病人,通过高强度的工作,医生的奖金收入也获得稳步提高。

潜心提高技术 带领团队攻关20余年

侯凡凡率领她的团队经20余年攻关,为我国肾脏病防治事业作出了系统、创新性的贡献。慢性肾脏病是由各种肾脏疾病及糖尿病、高血压所致肾损害引起的一组常见慢性疾病群。我国成人发病率高达10%,广东省人群发病率12%.CKD终后果是发展至终末期肾衰竭,或因并发心血管病变及其它并发症而致死、致残。尿毒症患者虽可依赖透析或肾移植存活,但耗费巨额医疗资源。据统计,肾衰竭患者只占医疗人群6%,但治疗费用却占医疗总预算的24%。我国CKD人群已逾四千万,而目前能接受透析的病人数尚不到需治疗人群的10%。因此,CKD被认为是危害人类健康并耗费大量卫生资源的“全球公共健康问题”。

为攻克上述问题,她和她的团队通过二十余年始终不渝的努力,系统研究了慢性肾脏病及其并发症的防治。其研究结果更新了慢性肾脏病的治疗方略,改善了慢性肾脏病的预后,推动了我国临床医学研究的发展。不仅对延缓或减少尿毒症的发生,也为我国、我省节省了大量卫生资源。

侯凡凡院士在南方医院肾病实验室与科研人员讨论课题研究进展情况

有关晚期肾脏病防治的临床研究存在一定风险,侯凡凡以“为病人承担风险”激励参研医生。临床研究需对大批病人进行多年跟踪随访,为获得可靠结论,她和她的团队顶住了当前某些浮躁风气,坚持“十年磨一剑”。为及时获得信息并保证受试患者安全,他们把家庭电话、手机号、QQ号都公布给患者,以保证24小时回应受试患者的问题和需求。侯凡凡具有严格的科学作风,她的团队完成的所有研究结果在发表前均要经过至少3位从事不同领域研究的专家审查,以确保研究结论的可靠性和准确性。她领导的学科被评为广东省重点学科和教育部、广东省重点实验室,获总后勤部“先进基层单位”和广东省“优秀研究团队”称号。

侯凡凡院士在广东肾脏病研究所实验室指导研究生做实验

除了病假之外 就没有请过一天假

为满足慕名求医的患者,她在门诊经常连续工作7小时以上。她坦承:“09年当选中科院院士以前,我大部分精力在临床,09年以后社会活动增加不少,教学任务也加重。现在每周仍保持有一整天时间接诊门诊,另外每周还会抽出2个上午时间会诊,而剩下的时间精力还是在研究方面,包括一些国际项目的研究。尽管工作很忙,但我到了南方医院之后,除了病假之外就没有请过一天假。”

她始终战斗在临床一线,对从全国各地慕名而来的病人从来不分亲疏贵贱,一视同仁地认真诊治,尽可能满足患者的需求。每周出门诊,她经常是从早上8点一直看到下午五点才离开诊室,中午只在诊室吃一个盒饭甚至顾不上吃午饭。她常说“病人奔波劳累找我看病,我没有理由让他们失望!”有一次出门诊,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她还没有吃午餐。有位患者买了一个盒饭给她说:“侯教授,您看门诊这么辛苦,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在楼下帮您买了一个盒饭,您先吃一口吧。”侯凡凡谢绝了,“我知道这个病人经济很困难,他自己都舍不得买盒饭,我不能让他多花钱”。

有关心她的病人问侯凡凡如何协调生活与工作的关系,她说:“我的工作就是我的生活。当医生就意味着把心交给了广大患者。”有一次,在十分紧急又没有设备的情况下,为了抢救一名药物过敏突发性休克的患者,侯凡凡毫不犹豫冲上去,口对口吸出病人口腔中的呕吐物,为患者赢得了抢救时机。相比起对待病人无微不至的关照,侯凡凡一提到亲人便感到惭愧。她的儿子在小时候有一次重病住院,医院发出病危通知书,她因抢救重症病号未能陪护在儿子床旁。侯凡凡说到这一辈子对不起的人是她母亲,因为在母亲生命的后两年里,作医生的她却没有能够在病榻旁服侍。

侯凡凡带领科室曾多次救助贫困地区的患者,还经常为经济困难的病人捐钱捐物,和情绪低落的病人促膝谈心,被患者称作“贴心人”。汕头地区一个贫困家庭父子两人同时患肾病综合症,家庭濒临崩溃。肾内科及时为两人作出诊断并用经济的治疗方法使他们的病情获得缓解。科室医务人员通过捐助承担了父子两人的治疗费用并为孩子提供了上学费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